励志卖咸鱼为王的苏林易购

婉拒ky和对家,谢谢
头像@自己



没有梦想的咸鱼不是好咸鱼!!!

想次艾安

“哈——?偷窥狂”

“本少爷才不需要”

“你的保护!!!!”

👼自家设定的艾比,性转

魔幻pa

猎人卡米尔x魔物安迷修【黑安】

我紧紧的盯着那一只魔物,心中不着痕迹的埋怨了一下给自己接任务的家伙。

毕竟这快要实体化的魔气都溢出来,弥漫在这片林子里面。

不好!

我猛的一惊,在偏头的一瞬间急忙跳开原先的位置,翻滚在地上粗糙的枝叶刮得我脸生疼。

我跟他的视线对视了!

时间没给我多想,魔物已经察觉到我了。

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借口,失败了就是失败了。

我得避开他,那只满是黑气的家伙

[欧现24h]17:00-18:00

高现已经很久没有和大学同学碰见过面了,自从大学毕业过后,便各分东西了,偶尔在微信曾经的群里遇见了,还是会感叹那时候的岁月过得如此之快。

他看着手机,眼底略过一丝惊讶,屏幕上面正是显示着宿舍那三个人考虑要不要把大学同学喊回来聚会。

这个话题不知怎么的,就聊到了高现身上,他们说着,老高跑去国外了,又有人吐槽说说不定他现在正在哪个不知名的地方做着舒适的工作过着快活日子。

这个话题让高现有点哑然,有种哭笑不得的情愫爬上高现的神经,随着就是欧阳的话涌入高现的眼帘。

他说,要不要把老高一起喊来,可能刚好高现在这个地方呢?

很巧的是,高现这个人,的确正在这个地,但他不知道怎么回,删删打打的在手机上敲出话但最终还是全部删掉。

他没有什么好说的话。

明明很想告诉那个名叫欧阳的人,高现喜欢你。可是高现这个人,怎么也开不了口,他不免有些妄想,如果说这次聚会能够告白呢?

高现马上就否决了这个想法,即使是曾经的同学,也无法接受这种龌蹉的想法,何况现在已经分开了很久,欧阳和小白的联系也依旧,而且隐隐有在一起的趋势。

像是有一只大手抓紧高现的心脏,然后用力的捏爆,炸开,腐烂,变成烂泥。

夜晚静悄悄的,灯火马龙的街上与他格格不入,将他隔开,仿佛他身边的空气都变得粘稠起来,掉入其中,呼吸变得困难起来,他根本无法抓住任何一根救命的稻草。

窗外的冷空气马上就要要破窗而入了,庆幸的是,手机响了,发出的声音和划破这片黑暗的光芒打破了这片区域的沉寂,也将高现的思想拉回来。

他接通电话,可他根本不敢去看那个拨打电话过来的名字,或者说,他想遗忘,可笑的是,却根本无法做到。

夜晚是滋生负能的最好时间。

徒留电话在黑夜中闪烁。

寂静包裹着这片地方,高现的情绪不是很好,口中像是有五味杂陈一般难受。

“喂——老高啊,你在不在啊,吭声啊!!???我靠老高你接电话咋不出声呢我好虚的我???!!!”电话里传出的声音嘈杂不堪。

高现不想听,即便那是欧阳的声音。

“你不开口那我就直说了啊——老高啊,你应该在这地吧,啥时候空个时候出来浪呗。也不怪我7多说什么,你现在是不是很难受?对自己好点吧,我也不可能一直陪着你去看医生。”

“xxx这个时候我们碰面吧。”

“需要提前约个时间出来聊聊么?”

“……”

“回个短信吧,高现。”

电话挂断了,高现手有点抖,他现在非常不好。

他迈不开他的腿,举不起他的手,捏不住任何东西。

只得被黑暗填满。

可以这样来说,高现放不下这段感情,又或者是这样,那种闷在心理求而不得的感情,加之父母绝对不可能会同意的愤怒,以及社会对同性恋的排斥的绝望,交织在一起,变成了高现对欧阳的爱。

扭曲的爱。

高现觉得自己搞笑,欧阳又不知道自己对他的想法,还是好哥们一样的浪。

这个令人觉得窒息的夜晚过去的很快,谁也不知道高现在这个时间里想了些什么,发生了什么,就算他再怎么不堪,再怎么难受,当新的一天来临,他依旧是那个完美的高现。

约定是时候就在近期,高现没有回欧阳短信,他不想去面对欧阳,他又渴望欧阳,他希望被欧阳那股子该死的温柔与包容覆盖,他恨不得溺死在里面。

对于欧阳说的那句关于他俩一起出去聊的话语,高现心里是很想去的,他又很怕,怕自己控制不住对欧阳的感情。

所以说,只能拒绝。

天气很冷,哈出的气可以明显的看到有水雾产生。高现还是依旧穿上高领毛衣加一件外套,带着普通的眼镜走入人群,试图将他变得普通起来。

他也不想再去过多的想关于欧阳的感情了,他买了一杯奶茶,捂在手心,热热的,烫口,咽下去,就能温暖他的心。

然后就平淡的度过这样到这里的每一天,如同死水一样没有波澜散开,归于死亡。

聚会的位置是在一家火锅店,还是大学的那家,没有改变。

高现抬起头,呼出一口气,看着白雾消散在黑夜里,做好了心理准备,然后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xxx火锅店。”

出租车上开着暖气,有点偏热,高现偏头,窗外闪过的景色就印入高现的眼内,他没有说话,像是一头怎么也救不活的动物,准备迎接死亡的到来。

火锅店到了,给了司机钱,下了出租车,便被那一股冷空气给骚扰。

高现走进火锅店,能闻到辣到呛鼻的气味,他不想闻,又忽然记起来大学的时候也是这样,他们一起到火锅店,自己又吃不得辣,欧阳便为自己点上一份鸳鸯锅,准备给自己。

他想笑,又笑不出来,涩涩的感觉闯入高现的味蕾,直到他将约好的包厢打开,才冲淡了这让人消沉的味道。

热流扑倒高现的脸上,原本有点发白的脸此刻变得带点红色,总归来说还是有点人样了。

入眼的还是寝室的那三个傻逼。

他们拿着啤酒,给高现空出一个位置,等着他的来到,谁也不说话,有着彼此的默契,等着高现坐下,然后突然又大笑起来,

“老高啊——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这是主席。

“咋们可是还记得你的口味,喏——你看,鸳鸯锅!”这是伟哥。

“欢迎回来。”这是欧阳。

“嗯。”

高现不想让气氛变得僵持,他也很想开心,但是就是开心不起来。

这倒是要感谢高现的面瘫脸了,嘴角稍微扬起,就算一个微笑。

气氛倒是不错,那三傻逼还是和记忆中的一样,虽然说大大咧咧的,但也会细心去照顾高现。

酒入喉咙,辛辣的感觉让高现有点不适,呛得高现直咳嗽,然后用力的咽下那一口啤酒。

“老高啊,最近过得怎么样啊?”主席晃了晃手中的啤酒瓶,嚷嚷着开口,有些微醺,主席手一抖,啤酒就又往他自己口中灌去。

主席这话问得也不是没道理,高现虽说人际关系好,但架不住那股子冷漠劲儿,任谁都觉得隔阂,所幸的是,主席没有追问,这个话题也就这样结束,开始了下一个话题。

高现就这样坐在旁边,也不是说融不进去吧,就是感觉有点违和,听着他们的bb,吃着火锅,到时自己变得不食人间烟火了。

“话说欧阳,你是不是要和小白结婚了,总感觉你俩这样僵着,也对不起小白对吧。”伟哥操心的多“还是给小白一个好的结局,你看她也不是对你挺上心的嘛。”

高现没有听见欧阳的回答,他心里不免有一阵暗喜,那种突如其来的希望,说自己是有可能的。

“诶,我说欧阳啊——你个宅找女朋友多难,人家小白愿意,你咋就这态度呢?”主席出口嘲讽,语气中带着单身狗独有的酸味

欧阳在干什么呢,面前摆着啤酒杯,手里拿着手机正在打游戏,半戴着个耳机扒拉在衣服上。吊着个死鱼眼无精打采。

还是和大学时一样。

说是聚会,其实也只是伟哥和主席一直bb,欧阳打游戏,高现不好搭话。

过得开心么?挺开心的。

高现下意识的询问着自己,毕竟看见了欧阳不是吗?

高现不着痕迹的注视着欧阳,他自以为自己的视线很隐蔽,欧阳不知道他的心思,不代表伟哥不知道。

伟哥和主席碰了酒杯,一转头,就看见高现这个样子,说到底,伟哥也改变不了自己圣父的性格,或者说多管闲事的性子。

也不是说伟哥心里有底,他为自己找借口,老高喜欢欧阳这么久了,也没有告白,就算老高迫于社会和他家长的看法,但这一场同学聚会之后,就说不定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伟哥醉醺醺的,吐出一口酒气,在主席的诧异之中站起来,一把就拉着欧阳往外走,不顾欧阳还在打游戏之后输了会破口大骂自己。

高现不知道伟哥把欧阳拉出去干什么了,说到底,这也不是他应该管的事情。

他只能吃着火锅,喝着啤酒,和主席干瞪眼。


主席打了个酒嗝,开口道“老高——你喜欢欧阳吧。”

主席的调子没有一点波澜,和高现猛的将酒杯砸在桌子上的反应形成了对比。

“怎么说呢,欧阳也应该知道你喜欢他了吧……嗝,不是我说啊,老高,你这表现的也太明显了……任谁都看得出来好吗!”主席又开口,他的神色微醺,说话不经过大脑就说出口。

“你俩这样晃着不好,欧阳他也不愿意让你一直吊死在他这一棵树上,而且啊……

“老高…你别怪我多嘴…你俩没结果。”

高现的自尊不允许他的龌龊的心思就这样被人揭穿,血淋淋的,生疼生疼的。

沉入深海的人渴望海面那一抹折射微弱的光芒。

可是他现在已经看不见任何可见物了,在漆黑而又粘稠的液体里难以移动手。


“……”高现就这样看着主席,眼底的生冷的视线跟刀子一样剜着主席的肉,让主席不寒而颤。

高现没有心思留在这里了,他也不想去等待欧阳和伟哥进来,他现在只想离开这里,他站起身,将脖子上的围巾理好。

没有兴趣陪着这样的傻逼继续bb。

高现收回视线,只觉得胃里一阵恶心,翻滚着,叫嚣着。

他想呕,想把这种恶心的感觉吐出来,可是他不能。

主席已经彻底的喝醉了,像是感觉不到高现的情绪一样,还在挽留着高现,嘟嘟喃喃的说自己有妹子给老高安利,不要再去想欧阳那个人渣。

“啪——!”门被高现重重的关上,在门外伟哥惊讶的注视下一把拉过神色有点不好的欧阳。

高现皱紧眉头,喘着粗气,像是逃避什么东西一样直勾勾的看着欧阳,然后猛的想起什么似得一样浑身一个激灵,开口让伟哥进去。

现在只剩下高现和欧阳干瞪眼。

一个情绪激动,一个懵着脸似乎有点诧异。

“欧阳……”

欧阳打断高现的话“我知道你喜欢我。”

接下来欧阳的动作让高现愣住了,高现整个人都傻了

欧阳拉起高现的手,直接手掌贴着手掌,十指相扣。

这点温柔包含着高现的不可置信。

“可是……你和小白……”

欧阳没有让高现继续开口,欧阳的轻笑就这样炸开在高现的耳朵里面,像是挠痒痒一样,让高现喜欢得不得了。

高现想哭,又哭不出来。

因为他听见了欧阳的那样一句话。


“很巧的是,我刚刚发现,其实我喜欢你。”



其实在很早之前,欧阳就知道高现喜欢上了他。

世界上总会有那样美满的故事,一个被感情折磨的人,一个被爱的人。

我们不知道他们的结尾会怎么样,所幸的是,让他们现在在了一起,有了去接受未来的爱。

                                       ——tbc

伟哥把欧阳喊出去

伟哥:诶——欧阳,我刚刚演得好吧

欧阳:不错

伟哥:加油

欧阳调整表情中但止不住的嘴角疯狂他妈的往上扬

关于这俩

总得来说,高现的洁癖比在大学的时候要好得多了,同样的是,欧阳也从一个三四天不洗头,两三天不换衣服的人变成了一个妻管严。

可歌可泣👏👏👏

关于同居

欧阳戴着耳机打着游戏,和平常一样吊着个死鱼眼没有生气,只有在那电脑屏幕上一闪而过的光突然出现的时候会突然砸鼠标,开始破口大骂,但很快的就归于平静。

而这个时候,高现就会推门而入,站在欧阳的身边看着他捡鼠标,开直播,打游戏。

这个时候欧阳总是很安静,眼底倒映着屏幕的光,然后他一转头,那里面就全部是高现了。

高现会取下欧阳耳朵上戴着的耳麦,戴在自己耳朵上面,毫不客气的将欧阳挤开,又或者说坐在欧阳的大腿上,看着他所做的一切。

很明显的是,这种姿势很不舒服,但欧阳却喜欢,两只手,就将高现拦在怀里,靠在胸膛上,暖洋洋的。

直播总归是要讲话的,欧阳会懒懒散散的开口,然后高现就会插嘴,不说玩个什么双人游戏,只是看着欧阳一个人的骚操作,高现在旁边吐槽。

再然后,就是时不时的亲吻。

高现会抬起头,在欧阳说得正欢的时候,吻上那两片喋喋不休的唇瓣。

💦第一次尝试这种画风,希望大家吃的开心

随便糊点东西……

第二张

欧阳“老高【涂掉】……sex”

三张画风不一x

一时脑热爽梗,求老师认领

加点东西

想写出雷狮压抑的样子。

无助的感觉,只有记忆告诉他卡米尔是存在的。

但是……如果这记忆,都是假的呢?

百粉点文_(:_」∠)_占tag抱歉
记得说梗!!!!

是这样了

卡米尔已经做好了抵抗的准备,他的手掌因捏紧而发白,帽檐下的眼瞳中净是认真……以及默然。

元力正在暗中涌动,四周静悄悄的,迷宫也随之而改变,正如卡米尔的内心一般,波涛汹涌。

鞋底踏在地上,发出的声音愈来愈显得危机逼近,突然涌现雷狮的闪电让卡米尔的眼瞳猛的缩紧,然后放开。

“嘁……”卡米尔拉了拉帽檐,冷漠之意到达眼底,仿佛什么都无法引起他的注意力。

无定之躯发动,脚步变得轻盈起来,他悄然往雷狮,他的大哥所在的地方移去——这是雷狮给他的信号。

四下无人,便于藏人的地方刚好容得下卡米尔一人,这种寂静更是给人心底加上压力……卡米尔无暇去管这些,他的位置非常危险!

移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他知道他的分数牌非常吸引人,可口的分数牌,让人垂涎。

而转角也许就是敌人,对他发动攻击。

眼瞳向右撇去,还没法让神经做出惊讶的放射,身体已经自行朝着安全的地方躲去。

是一种不知名的元力技能,被轰炸的地方发出剧烈的响声——正是卡米尔刚才所处的地方。

而所使用元力技能的敌人却不知踪影。

僵持。

卡米尔保持着防备的姿势,眼底的杀意也就顺势流露出来。

这场如同喜剧般的真人舞台剧这样展现在雷王星太子眼底。

“真是一场好的游戏呢!”

身处迷局的人小心提防,身在看台的人放声大笑。

大屏幕中的场景自然放的是卡米尔遇害的情景,而让这位雷王星太子感到不满意的是,卡米尔被人救了下来。

“咔嚓——”玻璃杯碎掉,其中的液体顺着太子手流下。

旁边的支持机器人吓得赶紧跳起来用洁白的手帕擦拭着太子的手。

灰尘过去是一位手执双刀的骑士挡在卡米尔的面前。

这使卡米尔的双瞳放大,惊讶无法掩饰,甚至连一直冷着的脸此刻都变得生动起来。

他自然是认得挡在他面前的人。

还未等卡米尔出声,安迷修便打断卡米尔接下来的动作,偏头,没入卡米尔眼中的就是安迷修那样温柔的笑容:“放心。”

骑士手中的双刀自然而然的将卡米尔护在身后,让他免受来着垂涎他分数牌的人的攻击。

“……”卡米尔接受了来自安迷修的好意,虽然说他此刻也在疑惑为何他的对头来给予他安全,不过此时的形式让卡米尔无暇去理会那些有的没得。

此刻的他,需要安迷修的保护——去和雷狮汇合。